首页 > 言情 >

霸总追婚:娇妻甜又飒

霸总追婚:娇妻甜又飒

霸总追婚:娇妻甜又飒

作者:南子佩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4-23 12:15:22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主角叫萧芷溪祁晔封的小说是《霸总追婚:娇妻甜又飒》,是作者南子佩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萧芷溪涉世未深,但在经历了后妈算计、祁晔封虐恋、家业被夺等种种风波之后,决定逆袭复仇!在父亲曾经资助过的唐云征的计划下,逃出了祁晔封的控制。再见后,蜕变的萧芷溪步步为营,查出了当初的阴谋!“祁晔封,以前是你误会了我,你对我......”“不,你没有误会我,我对你本就‘蓄谋已久!”...

精彩节选:

第13章

祁晔封的耐心却消耗殆尽,不愿意继续听萧芷溪的解释,直接欺身而上,将萧芷溪压在了身下,对着那张可恶却又像是罂粟一样迷人的嘴唇恶狠狠地稳了下去。

这个吻和祁晔封此刻的心情一样狂暴,像是疾风骤雨般席卷了萧芷溪的思绪,过分炙热的温度让她几乎不能思考。

祁晔封却显得游刃有余,甚至还抽空看了看萧芷溪的表情,像是最娇艳的花朵绽放,吸引着贪婪的人去采撷。

祁晔封没有客气,这个女人,这个骗了自己这么多次的女人,现在是他的!

失神的情况不知道持续了多久,萧芷溪突然回过神来还是因为发现自己忘了呼吸,差点背过气去。

意识到两人现在的情况,萧芷溪的眼中闪过一丝羞愤,脑袋往后退了退,双手有些用力的推拒着祁晔封的胸膛。

接连几下,祁晔封才终于睁开了眼,冰冷得仿佛不含感情的视线冻得萧芷溪的动作停顿了一瞬,张开了嘴想要说些什么。

祁晔封却像是被**到了一样,变本加厉地掠夺着,毫无感情的吻在萧芷溪看来就是一场充满了屈辱的折磨,她顾不上会不会惹怒祁晔封用力地挣扎了起来,想要逃开这场惩罚。

祁晔封不想让萧芷溪如愿以偿,她越是挣扎,祁晔封眼中的狠厉就越是汹涌,亲吻的力度也越来越大。

这场拉锯战持续了很久,到最后两人就像是两只争斗的野兽一样,口中只能尝到鲜血的味道。

逃脱无门,萧芷溪有些不受控制地流起了眼泪,身躯也微微的颤抖着。

牢牢禁锢着萧芷溪的祁晔封身体不明显地僵硬了一瞬,松开萧芷溪站起了身,嫌弃般擦了擦自己的嘴角过后,一脸嘲弄道:“萧芷溪,别把自己看的太高!这是你欠我的,我说了,就算你不说出那两个孩子的下落,在没有完成任务之前,你也别想从祁家逃离!”

这番话尖锐而刺耳,萧芷溪的眼中闪过一丝受伤,明明觉得自己应该已经放下了,心底却还是忍不住一阵一阵地抽痛。

果然,自己的存在在祁晔封的眼中根本就是一个错误。

萧芷溪维持着自己的姿势没有动弹,看着朦胧的天花板,低声道:“我从来都没有想耍你,那两个孩子也是我的孩子,我只是不想他们生长在一个没有爱的冰冷环境当中,祁晔封,再给我一些时间,等我处理好萧家的事情,我会把他们履行我的承诺的。”

如果不是萧芷溪的嘴唇还在动,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毫无生机的破娃娃一样,隐隐又有她消失在鹏城之前的模样。

这样的联想让祁晔封的像是被人用力地攥住了一样,他看着萧芷溪,掷地有声道:“好,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你敢像郑琳那样算计我,你这辈子就别想再出祁家的门!”

祁晔封的话引起了萧芷溪的注意,空洞的眼神有了光芒,下意识问道:“郑琳做了什么?”

从林叔的口中得知了郑琳并非表表面上那么单纯过后,萧芷溪便对这个名字多了几分警惕,此刻祁晔封突然提起,立刻就触发了她脑海中的那根线。

祁晔封好看的眉心微蹙,冷笑道:“她做了什么你不是最清楚的嘛!萧芷溪,你竟然还敢和我装傻充楞。”

说到后面,祁晔封有些咬牙切齿。

如果不是郑琳和萧芷溪,他又怎么会错过爷爷的最后一面......

祁晔封心中一痛,气息浮动时,双目赤红一片。

萧芷溪敏锐地察觉了不对劲,立刻坐起身来,十分严肃地对着祁晔封道:“抱歉,祁总,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和郑琳商量过什么算计你的事情。郑琳,她同样是我的敌人......”

难道郑琳在自己离开的时候还做了什么让祁晔封不高兴的事情?

不应该啊,自己离开过后郑琳不是都已经被软禁在萧家别墅了吗?

在这呀的情况下,她又怎么可能继续算计祁晔封?

萧芷溪心神急转,心中有个不可思议的想法渐渐浮现。

祁晔封赤红的双眼盯着萧芷溪看了许久,丝毫没有看出那张写满了惊愕的脸上有任何的破绽,心底顿时产生了一丝狐疑,但态度依旧不怎么好,“你倒是胆子大,如果不是你和郑琳商量好了来勾引我,我又怎么会......”

祁晔封说着突然停了下来,心底的那根刺他到现在还不能接受。

也因此,他看着萧芷溪的眼神中又多了几分仇恨。

萧芷溪顾不得那么多,意识到祁晔封可能知道些什么,而这或许就是能够解除她一直以来疑惑甚至造成如今一切的罪魁祸首时,她急忙追问道:“她到底做了什么?我真的不知道!”

祁晔封深深地看了萧芷溪一眼,转身就走,萧芷溪立刻下床追了上去,就听见他说:“那晚,难道不是你和她的算计吗?”

祁晔封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萧芷溪光着脚站在原地头脑一片混乱。

祁晔封是什么意思?

难道......下药的人是郑琳?

萧芷溪不敢相信这个猜测,但祁晔封的样子显然是知道些什么,而他也没理由骗她。

如果是郑琳......

“少夫人,您没事儿吧?”

熟悉的声音打断了萧芷溪的继续猜测,槿姨在门口探着头看萧芷溪,没看见祁晔封却只看见萧芷溪光脚站在地上时,立刻走了进来,一边劝道:“有什么话好好说,你们现在是小两口,少爷他虽然不好说话了些,却也是讲道理的......”

虽然地上有厚实的地毯,但槿姨还是担心萧芷溪寒气入体,搀着人往床边去了。

萧芷溪苦笑,她和祁晔封算是什么小两口,仇人还差不多。

再说了,祁晔封的确讲道理,不过他也只讲自己认定的道理。

就像现在他认定了萧芷溪是和郑琳一起算计了他,她就算是把嘴说穿也无济于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