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带着萌宝去种田

带着萌宝去种田

带着萌宝去种田

作者:开薪
分类:古代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4-23 10:44:11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完结小说《带着萌宝去种田》由开薪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窦瑜荣挚,内容主要讲述:穿越就多了个又乖又可怜的儿子,冷酷心肠的窦瑜都忍不住软了又软。医术无双,以医开路,开始打怪(赚钱)生活。虐渣、揍白莲,开铺子、置田地,种果树、养殖鸡鸭鹅猪。在赚钱养娃的路上,窦瑜乐不思蜀。偏生平时沉默寡言铁憨憨,想要假戏真做。而窦瑜还发现,他来历很是不简单……...

精彩节选:

小乖眸中闪过难受,但很快他笑了起来,急切问,“娘,你是不是好了?”

窦瑜还未来得及回应。

小乖又喜不胜收道,“我就知道,娘一定会记起小乖,一定会好的!”

说着说着,眼泪便流了出来。

到底还是个八岁的孩子,要照顾疯疯癫癫的娘,又因为心善捡了一个身受重伤的男人。

这个冬天,能讨点东西不易,活下来更是不容易。

窦瑜看着他又笑又哭,忍了忍后,才朝他伸手。

小乖擦着眼泪,把又红又肿沾着泪水的手,放在窦瑜脏污的手中。

窦瑜握住小乖的手,努力挤出一点笑,努力让自己说话声音温柔,“小乖,以后我来照顾你!”

“……”

小乖先是一愣,随后扑到窦瑜怀中,哇哇大哭,“娘,娘……”

一声一声娘,喊的窦瑜心口绞痛。

窦瑜听着心里越发难受。

堵的慌,同时还忍不住眼酸。

伸手拍着小乖的背,“没事了,没事了,以后有我在!”

荣挚蜷缩在角落,他不知道自己还要这般堕落到什么时候?要靠一个孩子乞讨吊着他的命到何时?他就是心灰意冷,什么都不想做,不想动弹。

也不想自寻短见,就这么耗费生命,最后伤口恶化,死在这破庙之中。

曾经的风光、尊荣,都将随着他的死,烟消云散。

小乖第一声哭喊传来的时候,荣挚抿了抿唇,第二声、第三声,他再也不能冷静,起身慢慢朝破庙门口走去。

直到看见冰天雪地中,窦瑜坐在雪地上,抱着小乖尴尬、僵硬又不熟悉的拍着他的背安慰。

便是隔着一些距离,大雪纷飞中,他都能感觉到,女人对小乖的爱,不熟悉甚至很陌生,但她并不吝啬给予。

荣挚脚步一顿,扶着墙壁的手慢慢握拳,抿了抿唇后转身回了破庙。

那个女人,疯疯癫癫的时候,对孩子不管不顾,可一旦病好,却能对小乖温柔呵护。那份母爱,是他从未感受过的。

躺在角落,荣挚不知道脑子里想些什么,亦或者什么都有,乱乱糟糟,整个人又跟往日一般,昏昏沉沉,消极度日。

窦瑜等小乖哭了好一会,才轻轻的捧起他的小脸,十分僵硬的给他擦泪。

“娘,我是高兴!”小乖连忙说道。

怕窦瑜不信,连忙去擦眼泪,还努力冲窦瑜笑。

窦瑜瞧着都于心不忍。

“我信你的!”

小乖闻言才安心的笑了起来。

窦瑜让他扶自己起身,又让他背过去,离自己稍微远一些,才哆嗦着脱掉裤子方便。

等方便好,拄着木棍慢慢的走到小乖身后,小乖立即回头,看着她露出欢喜又乖巧的笑,“娘!”

扶着她慢慢的朝破庙走。

窦瑜心中那股子疼爱、怜惜,也在慢慢滋生,是她的情绪,也是原主留下的感情和眷念不舍。

她不知道这一切的因果是什么,才有了她的到来,但那种独自孤寂的日子,她真的过够了,身边有个乖巧可爱的孩子,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她曾经最渴求的。

但这些都必须排在吃饱、穿暖后头。手里有钱,才有闲情逸致的资格。

“小乖!”

“娘?”小乖立即应声。

抬眸乖乖的看着窦瑜,露出一个乖巧的笑。眼睛很亮,眸子里都是欢喜。

窦瑜没说话,伸手揉了揉小乖乱糟糟落满白雪、脏兮兮的头发。

她曾经掩藏的温情,在这一刻毫不犹豫的给了小乖。

小乖笑的咧开嘴,吸了吸鼻子。

等把窦瑜扶到破庙角落,他小心翼翼扶着她躺下,拉了破旧发霉、腐臭的棉絮被盖在窦瑜身上,忍不住哼起不知名的小曲。

昭露出他的心情极好极好。

小孩子么,藏不住一点点伤心,也藏不住一点点欢喜、雀跃。

窦瑜看他走路都蹦蹦跳跳,也跟着露出一抹极淡的笑。

她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这般轻松的心情了。

“娘!”

“……”窦瑜还是有些不习惯,忽然间多了一个好大儿,但她点了点头。

“娘,你会应我了,真好,我好开心,真的好开心!”小乖说着,在窦瑜身边坐下。

窦瑜往里头缩了缩,把小乖拉到破棉被下,伸手搂在怀里,给予他一些温暖。

小乖先是僵了一下身子,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窦瑜,很快在窦瑜怀里蹭了蹭,脸上笑意更浓,心中欢喜更甚。

“小乖!”

“嗯?”小乖轻轻的应了一声。

欢喜的同时,又害怕这是一场梦,梦醒娘又病了,不记得他是谁,也不会抱着他,轻轻拍着他的背。

“我虽然病有些好了,但是以前的事情都记不得,你跟我说说好不好?”窦瑜让自己尽量温和,说话不要那么冷酷,免得吓着小乖。

小乖压根没在意这些。

他沉浸在娘病好了的喜悦里,一个劲点头,“好啊,娘要问什么?”

“你几岁了?”窦瑜问。

小乖认真回答,“九岁呀,七过了八,八过了九!”

窦瑜点点头。

九岁,半大孩子,能这么乖巧,都是逼不得已成长。

穷人孩子早当家,他不单单要照顾自己,还要照顾疯掉的娘,和一个受了伤的男人。

窦瑜眼角睨了一眼不远处角落的男人背影。

就那么躺着,能够屏息静气,让谨慎的她都没能发现,来历肯定不简单。

她得早些带着小乖离这种人远远的。

“那咱们在什么地方?现在几月了?”

“凉州城,十一月过了!”小乖认真想了想,很是歉疚道,“不知道十一月几!”

但能知道这些,对窦瑜来说,就已经足够。

“咱们进城去吧!”

她得想法子赚点钱,买两件厚实的棉袄,带着小乖认认真真洗个澡,找个地方先安顿下来。

窦瑜对这个异世什么都不知道,但她能听得懂小乖说话,想来就能听懂别人的话,只要语言能沟通,她就有办法赚到钱。

“去城里吗?”小乖轻声问。

城里乞丐很多,他们都分帮结派,每天讨到东西,还要上交,不听话要挨打。

他带着娘,是万万不敢去的。

“咱们去城里!”窦瑜认真道。

赚钱生存首要,次要也是得离角落男人远一些,免得遭受池鱼之殃。

小乖本来就乖巧懂事,用力点头,表示什么都听娘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