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娇妻凶猛,九爷放肆宠

娇妻凶猛,九爷放肆宠

娇妻凶猛,九爷放肆宠

作者:阿拉蕾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4-23 13:40:40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主角是安宁陆御霆的小说叫《娇妻凶猛,九爷放肆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阿拉蕾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初见她用给狗狗缝合的手术线救了他,再见,他一口咬定她是他的药,抱着她不放。安宁:九爷,请您自重!某人:过来,抱抱。安宁:九爷,请跟我保持距离!某人:过来,抱抱。安宁:九爷,你病的不轻!某人:所以要抱着你一辈子!...

精彩节选:

第3章

算了,去就去,她又没做错什么,还怕这个**不成?

打定主意,抬眸对上安雅那两道震惊又怨恨的眼神,安宁心里突然爽了一下。

这要是让安雅亲眼看着她上了这辆豪车,以安雅那事事争强好胜的性格,怕是要气出内伤来。

她立即转怒微笑,挣开来人的手便道:

“行,既然你家主人盛情相邀,我就却之不恭了。走吧。”

她双手往兜里一叉,迈开轻快的步子,越过安雅在众人惊讶艳羡的目光里朝那辆宾利走过去。

那人上前一步,恭敬的拉开了车门。安宁欠身进去,故意朝安雅挥了挥小手。

“再见。”

车门关上,安雅气的脸都气歪了。

“小雅,你妹妹可以啊,这是钓上谁了?”程伊美瞅着那宾利有点酸。

平时九爷的车来接安雅她就已经很酸了。现在,安宁这个乡下丫头又算哪根葱,她凭什么也有豪车接送?

一旁于青青哼了一声:

“八成是个暴发户,你看她那土包子样能钓上谁?哪能跟小雅比,小雅可是九爷的心尖子。”

“对对对。咱们小雅甩她十条街。”程伊美也立即附和。

安雅这才舒坦些,调整了表情收回目光无所谓的笑了笑:

“我妹妹她从小长在乡下,没见过什么世面。”

“所以见个好车就扑上去了。”

于青青仿佛根本没看见安雅刚才那急吼吼的样子似的。

安雅微笑着朝那远走的车看去,眼底滑过一丝厌恨。

以往有这种豪车来接待遇的只有她,这个贱丫头怎么能认识这样的有钱人?

宾利一路疾驰,一个小时后开进了一座庄园。

到一栋欧式风格别墅面前,车停下,另有人过来领了安宁进去。乘电梯上到三楼,一脚迈出来就听见一声凄厉惨叫。

安宁一惊小心肝砰砰直跳。

天色渐暗,壁灯只开了几盏,略显暗淡的光线为这深长的走廊平添了几分寒意。

走到走廊尽头的房间门口,进去就瞧见一个人倒在地上痛苦的蜷缩着,另一个男人站在他旁边,手里拿着一根黑漆漆的铁棍。

“王总,你真是生意做大了,胆子也大了,都敢下黑手了。”

铁棍一扬,重重砸下,正对着那人的脚踝。

“啊。”又是一声刺耳的惨叫,安宁跟着打了个哆嗦。跟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一下,这人的脚算是废了。

真狠。

她挪开目光朝前方看去正对上一双幽若寒潭的眼睛。

他半躺在一张躺椅上,已换下了血衣,穿着身宝蓝色的丝质睡衣,身上盖着雪白的薄毯,姿态虽然闲适慵懒,但是丝毫不影响这冷冽尊贵的气场。

今早的狼狈多少有点影响他的形象,现在看来,这张脸真是俊朗到令人咂舌,这浑身上下又透着一股冷漠禁欲的气息。

此刻他就像一只迷人的美洲豹,伏在那里,看似安静实则危险十足。

“安小姐,这是九爷。”领她来的那人介绍。

安宁瞪大了眼睛。

“九爷?”

安雅的那个九爷?

应该是吧,这阵仗,这名头,在龙城哪还有第二个人叫九爷?

她原以为宠爱这位是个眼神不济的中年怪蜀黍,却没想到是这样一个极品。

这就是传说中的王八看绿豆?

安宁由的走了神,放飞了双眼放肆的盯着眼前的人。

陆御霆没说什么,一旁的宗越看着安宁这‘花痴’样,生怕触怒了陆御霆,刚忙提醒了一句:

“安小姐。”

安宁这才回神,眨了眨水眸,问道:

“阿花呢?”

她并不害怕,只关心她的狗。

陆御霆想起早上她手拿手术刀时候镇定自若的模样来,眼眸深了深。

“拿出来。”

安宁被问蒙了。

“什么东西?”

宗越扭头看了一眼安宁这懵逼样,心里替她捏了把汗。

要知道,九爷可是很没耐心的。

看在安宁看上去单纯无辜的份上,他忍不住提醒道:

“就是乌蓝。一种极其名贵的中药制剂。”

乌蓝?

安宁想起来了,早上这人就问她要过。

问题是,她连这是什么鬼都不知道。

“我哪有什么乌蓝?早上我就跟你说了啊。我都没听过这个。”

她张口就否认,陆御霆没说话

一时间四下静默,只有那倒在地上的王总还在痛苦的哀嚎。

空气一点点冷凝,气压也在降低,安宁突然有了种不妙的预感。

就在这个时候,陆御霆突然吐了一个字出来。

“脱。”

“......”

安宁愣了一下。

莫名其妙的瞪着陆御霆。

“**查验?你太过分了吧!”

陆御霆没理他,一双深目冷淡至极。

他身边的两个手下,很快过来抓住了她的胳膊。

见他动真格,安宁有点慌。

“大哥。你来真的?至于吗?”

“大叔。有话好好说。”声音更急。

那两人抓着她,另有人上来要扒她衣服。

“姐夫!”

安宁突然爆吼一声。整个世界都安静了。空气中飘荡着一丝丝诡异的气氛。

崇越都快给安宁跪了。刚想说话,眼角的余光却瞥见陆御霆突然掀了薄被。

“九爷。”

他慌忙撤回来虚扶了一把却被陆御霆挡开了。

陆御霆虽然伤的不轻但是此时的脚步却很沉稳,他缓步过来,俊颜冷肃,那双眼睛紧盯着安宁,像无尽的黑洞,能吞噬她。

他到近前,准备脱衣那个手下就退下了。

安宁不由的紧张,吞了吞口水,干巴巴的尬笑:

“姐,姐夫,不要这么暴力嘛。大家都是一家人,早上我不是不认识你嘛。大不了我把那表和袖扣还给你?”

这刺毛的丫头也会露出怂像。

陆御霆深邃的眸眯了眯,唇角紧闭,没有理会安宁那扑闪的大眼睛,走过来伸手就捏住了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挑了起来。

指尖微凉,安宁就感觉下巴上一阵压痛。

下一秒那削薄的唇缓缓掀起:

“不用跟我套近乎。她是她,你是你。我要的东西拿出来,否则......死!”

分得真清楚!

“我哪有?我有我肯定给你啊。”

安宁觉得跟这个男人讲不通了。堂堂九爷莫不是个神经病?

她很怨念,目光对上这双双狼一样的眼眸,眼前俊冷的脸突然压了下来。

下一秒,他的鼻尖就碰到了她的鼻尖上。

一丝丝冰凉像尖利的针戳了一下安宁的心尖。

她蓦然瞪大眼睛,条件反射的猛抬腿顶过去。

本以为在这样他毫无准备又带着伤的情况下肯定能得手,却没想到,那腿还没碰到他,就被他的大手按住了。

陆御霆盯着她,那只捏着她下巴的手猛用力,神色瞬息万变,方才还算平静,此时已经戾气四溢。

“你身上有乌蓝的味道。”

他的指尖凝聚了强大的力道,差点没把安宁的下颌骨捏碎。

这话安宁自己也愣住了。

还没等她说话,那双手又松开了她。

“搜一遍,找不到就叫楚医生。”

“你们想干什么?我都说了我......”

得了自由安宁急着嚷,话还没说完眼前就突然蓝光一闪,接着一记手刀劈在了她脖颈上。

脖颈一麻,她不敢相信的瞪着陆御霆。

“话太多。吵!”陆御霆满脸嫌弃。

陆御霆你个挨千刀的。

安宁心里问候一声不甘心的昏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不知过了多久,还没睁眼她就觉得脖颈疼,头也昏昏的。

光线暗淡,这屋子好像也不是刚才那间了,那些**对她做什么了?

安宁扶着额头,缓缓坐起,上半身刚抬起来她就感觉出了不对劲。

腰间有什么东西压着。

她隔着被子往那一摸,一股冷气直冲头顶。

猛地转脸,她惊叫出声。

“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