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离婚后,盛少追妻火葬场!

离婚后,盛少追妻火葬场!

离婚后,盛少追妻火葬场!

作者:小阿琪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4-23 14:00:43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离婚后,盛少追妻火葬场!》是小阿琪著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离婚后,盛少追妻火葬场!》精彩章节节选:一场精心算计的阴谋,沈鹿被盛靳言亲手送进监狱,葬身火海。五年后,她强势逆袭,却只为复仇而来。她脚踢白莲绿茶,手撕渣男贱女!誓要将所有仇人狠狠踩在脚下!真相如蚕蛹般剥开。盛靳言才发现,原来从始至终他认错了人,爱错了人。可是,不是所有感情都能如初。沈鹿清冷矜贵:“盛靳言,我们回不去了......”盛靳言红着眼眶抱着她:“鹿鹿,我不能没有你。”...

精彩节选:

第2章

“不是我......”

沈鹿再一次的否决,唇色苍白又无力。

这件事,她解释过很多次了。

可没有一个人相信她!

“沈家只能有一个女儿,盛靳言也只能有一个盛太太。沈鹿,你和你肚子里面的孩子都去死吧!”

说着,沈安安就朝着沈鹿扑了过来。

沈鹿当然不会傻傻地等着沈安安对她出手,她急忙地往旁边滚过去,沈安安就摔在了地上,整个人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沈安安,我是你姐姐。这些年你的烂摊子都是我给你解决的,我再说一遍,那晚不是我!”

可沈安安跟发了疯一样。

手里甚至还多出了一把匕首!

沈鹿当然不甘心就这样死去,为避开沈安安对她的攻击,她们僵持着。

最后,沈安安手里的那把匕首直接刺进了她自己的肚子。

沈鹿的手还在匕首上。

沈鹿吓住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想过要你死......”

沈鹿吓的后背一软。

是沈安安想要杀了她,她只是在躲避沈安安的攻击下,这把匕首才会刺中沈安安的肚子!

“沈鹿,你找死!”

阴鸷的声音破空而来,吓得沈鹿心下一抖。

转头,她看到盛靳言一身怒意地朝着她冲过来。

在一脚踹开她后,却是第一时间将沈安安给扶起来。

“安安,你没事吧?”

盛靳言的眼里担忧急切满满,而沈鹿却因为盛靳言的那一脚,疼的蜷缩在地上!

“阿言,你不要......不要怪姐姐......我知道,因为我从小多病受到父母的关爱最多,你又喜欢我,姐姐才会走到这么极端的一步!”

沈安安虚弱地开口。

沈鹿听到了,只觉得无比的讽刺和好笑。

前一秒扬言要杀了她的人,现在居然会为了她求情。

亏她们还是一母同胞的孪生姐妹,沈鹿居然如此恨她!

“安安,你真善良。我知道你是顾及着她是你的姐姐,你狠不下心来。可是,如果不是阿江及时打电话通知我,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

“阿江,送沈二小姐去医院。“

“是。”

阿江立马领命上前。

很快,破败的大仓里就只剩下了沈鹿和盛靳言两个人。

盛靳言如撒旦般的走到沈鹿的面前,一脚踩中她的后背后,又是用力的碾压。

原本体弱的沈鹿哪能承受的住这些?

她撕心裂肺的喊,可是盛靳言没有半点心软之意。

他蹲下身,一把揪住她的头发,一用力,沈鹿整个人就被他给拽了起来。

“我有没有对你说过,要是安安出了什么事情,我必定要叫你付出百倍的代价!如果不是你,安安在异国他乡的时候怎么可能会因为没钱去小诊所?”

“她要是没去小诊所,她怎么可能会染上白血病?”

“从小到大,你都压着她。沈鹿,你从来就不是对她的帮助,那是你对她的贬低!”

“沈鹿,安安可是你的亲妹妹啊,你的心怎么能这么的歹毒!”

“我没有,是她想要杀我,我是为了躲......”

“啪!”

盛靳言没有给沈鹿继续往下说的机会,一耳光,狠狠地扇在她的左脸上。

顿时间,沈鹿眼冒金星,整个人更是摇摇欲坠。

盛靳言怎么可能会轻易地放过她呢?

还没有站稳,沈鹿就被盛靳言一把给拽起来,不顾她的反抗,强行将她给拖去了医院。

沈鹿身体虚弱,晕了过去。

但盛靳言不允许!

在她意识不清晰的时候,阿江一盆冰冷刺骨的凉水直接从她的头顶浇下。

他还让沈鹿一直跪在手术室的门口。

而父母比盛靳言更要残忍。

父亲在看到沈鹿的那一瞬间,不是伸手将她拉起,更不问缘由,是冲上前就是一脚。

“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一种狗东西?你们是最亲的姐妹,从小喊你帮点忙怎么了?”

“你妹妹身体不好,很多事情都不能做,可你仔细想想,你妹有的,你哪样没有?”

盛靳言已经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给了她的父母。

看来,他们是偏向沈安安的。

这一刻,沈鹿的心脏犹如刀绞般抽痛。

为什么沈安安说什么就是什么?为什么没有人听听她的辩解?

“为什么你们都不愿意相信我?杀人是犯法的,我怎么可能会这么的愚蠢想着要沈安安的命?”

“是她,是她想要我死!盛靳言,我是喜欢你。但是结婚证上是沈安安的名字,你放我走,我以后再也不出现在你们的跟前!”

沈鹿声音嘶哑,当真是卑微到了尘埃。

她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检查身体,想要确定,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否完好。

可是,她的话音一落,盛靳言低冷地嗤了声:

“你还知道杀人是犯法的。伯父伯母,沈鹿伤了人,一年前做出那种不知廉耻的事情来,如果不让沈鹿受到惩罚,安安何其无辜!”

这话一出,沈鹿后脊背一凉。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盛靳言居然能狠到这种地步!

“我没有杀人,我是因为要和沈安安抢刀,所以才会不小心伤到了她!”

“沈鹿,这可是你的妹妹!你一口一个点名道姓。你压根就没有把她当成过你的亲妹妹?你说安安要杀你,那你说,安安为什么要杀你?”

盛靳言暴怒的声调怒怒地砸来。

“我......”

沈鹿刚想开口辩驳的时候,盛靳言冷笑着打断她:“是你,是你嫉妒安安,是你彻底想要替代她!”

“我没有。”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替代谁。

她只是想要做自己。

看着眼前盛靳言的狠戾,沈鹿的心里狠狠一抽痛。

她没有办法忘记十年前的那天下午。

她是怎么把他从池塘里面救出来的。

要不是那天她和沈安安换了衣服,是不是......

“阿江,把她送进监狱!”

盛靳言立马决断,没有丝毫的犹豫。

看着盛靳言的发话,沈鹿如遭雷击。

她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不,盛靳言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可以!”

可是,盛靳言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而伤痕累累的她根本不敌阿江。

这一刻,是沈鹿的黑暗。

更黑暗的是她被送进监狱后,她遭到了特殊的对待,无论她怎么哭喊求饶,没有一个人理会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