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愿你今生无长情

愿你今生无长情

愿你今生无长情

作者:刘淡淡
分类:言情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10-10 15:52:33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主人公叫木子秦牧扬的小说叫《愿你今生无长情》,是作者刘淡淡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简介:十年前,我拿剪刀戳伤了他的眉心,他让我身陷囹圄。十年后,他指着我说我下贱,嫌我不检点。我和他相看两厌,他厌恶我,我痛恨他。本以为就这样一辈子在无交集。一天,他却装醉让我的世界从此一片漆黑!我恨他,致死!...

精彩节选:

我躺在手术室的床上,两腿架开,冰冷的器械在我的体内搅动,我的耳边仿佛能听到孩子的哭声儿。

医生说,三个月的胎儿已经成人形了。

医生说手术结束了,我的眼角滑出了一滴泪水。

“你这跟生孩子也没什么不同了,回去要保暖记得千万不要碰凉水,休息个半个多月的时间。月子期间养不好,不然以后会落一身病的。”医生声音不咸不淡的。

但是这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关心了,我很感激的对医生道:“谢谢医生。”

我在家休息了几天后,秦牧森的秘书打来电话跟我说,秦牧森回来了,要我去公司,我这算是小产要做小月子,不说要休息够一个月了,最起码的也要在家养一个多星期的,这才在家休息了三天,我就必须去上班。

而要求我必须去上班的就是前几天我打掉的那个孩子的生物父亲,有的时候人生就是这么的讽刺。

只是我不知道我这因引产而伤了元气的身子,还能经得住秦牧森几天的折腾呢?

出门之前,我对着镜子给自己简单的画了个妆,掩盖一下苍白虚弱的脸色。

刚到公司,秦牧森的女助理文瑶就拉着我的胳膊,焦急的说:“木子,你怎么这么慢啊,秦总和乔设计师等人都在会议室等着你呢?你迟迟来不了,秦总都发脾气了。”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秦氏的顶头老大还会跟我一个小小的设计师开会。

我跟着文瑶过去,刚推开会议室的门,就见秦牧森的眼神不善的看着我。

他对文瑶说:“跟财务部说下,这个月李木子的工资全部扣光。”

秦牧森的话一出,会议室的其他设计师都用不解同情的眼神看着我。

我们干设计的,尤其是小设计师,手里是没什么钱的,一个月的工资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是很大的一笔钱,秦牧森说给我扣光就给我扣光。

我看着秦牧森声音冷冷的,我说:“我生病了,跟您的助理请病假了。”

说完我找了个离秦牧森最远的位置坐下,不再去看秦牧森。

“怎么不服气啊,无故翘班几天,开会迟到,让这一大帮子人等着你,李木子你到是好大的架子,你当这公司是你的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秦牧森说着将手里的笔狠狠的往我面前的桌面上一砸,黑色的水笔反弹,正好弹到我的脑门上,很疼。

我伸出手揉着发疼的脑门,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秦牧森,然后蹲下将掉在地上的黑色水笔捡起,递到他的面前:“以后都不会迟到了,抱歉。”

我不想这一会议室的人都看着我的笑话,只好道歉,好让这事儿赶紧翻篇过去。

秦牧森见我示弱了,也就没在为难我。

会议开始,秦牧森说秦氏目前在做转型,进军电子行业,他表示了这次对厂房建造的重视。

乔力是主设计师,我从旁协助,这么重要的工作,说实话我根本就不适合,我不过就是一个小设计师,难以担此大任,可是秦牧森却非要用我。

女人的直觉告诉我,这里面肯定有诈,工程要是因为我的设计出了什么问题,搞不好我会被秦牧森给给整到牢里去,不是我疑心重,而是秦牧森这人对我真是坏的无法用言语去形容了。

冗长的会议结束后,大家都出会议室,我和秦牧森的办公室挨在一起,一前一后的走着,他在前我在后,中间保持着一米的安全距离。

我和秦牧森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我想公司里应该很多人都好奇。不然我一个不出名的小设计师,怎么能跟老板的办公室挨在一起。

到了秦牧森的办公室门口时,我径直往前走,打算去我的办公室时,秦牧森突然叫了我名字。

我回头看他问道:“秦总,您叫我?”

秦牧森点点头,声音低沉:“来我办公室。”

我跟着他进去,我看见文瑶在外面的办公桌上坐着,对我笑笑,只是那笑容一点也不纯粹。

秦牧森坐在办公桌上,没有他的发话,我也不敢随便的坐下,就站在他的办公桌前。

秦牧森的眼神跟狼一样打量着我,我很不舒服他这个样子看我。

“秘书说你生病了严重吗?”秦牧森说着就从抽屉里掏出一只白色的香烟,递在嘴边衔着,也不急于点燃。

那样子到是有几分痞气。

我点头:“嗯,身体不舒服,所以休息了几天。”

秦牧森听了对我招招手,示意我到他的身边来,我很听话的过去,指了指桌子上的zipoo:“给我点上。”

我拿起打火机,弯腰给他的香烟点燃。

他吸了一口,故意的将烟往我的脸上吐,我立马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我从小就有慢性支气管炎,闻不着花粉和烟味,这秦牧森是知道的,因为他曾经故意让秦家的佣人在我的卧室门口摆放了很多香味儿浓郁的鲜花。

还在秦家大宅熏香,我差点就呼吸不过来,一口气憋死了。

秦牧森看我咳嗽的眼泪都出来,他的眼神里晃着笑意,徐徐的又吸了一口烟后,将手里的烟黯灭在烟灰缸里。

他伸出手轻佻的挑起我的下巴:“病了是吗?还真是憔悴了不少,得的什么病?”

我一把打开他的手,扶着他的办工桌,继续咳嗽,吸着了烟味,整个胸腔像是一口空气都没有难受死了。

“我看是害了相思病吧!”秦牧森身子靠在真皮座椅上,双腿架在办公桌上悠悠的说。

我不想理他,正想松开手站起身子时,余光憋到了丽水园的项目书。

丽水园是c城今年最大的一个项目,目前政府正在准备招标中,那块地起价都是一百亿,若是开发出来,总投资估计过千亿。

不仅c城的房地产商们在争,外城的房地产大鳄也在争,秦牧森无疑就是最大的竞争对手。

我不敢盯着那项目书太久,怕秦牧森注意到,赶紧起身,将视线对向他,我说:“我被狗咬了,去医院清理一下,狂犬病毒。”

这句话,估计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明白。

果然,秦牧森没听明白,他狐疑的问:“你真被狗咬了。”

我说:“是。”

下午的时候,乔力让我跟他一起去工厂看看,我们在整改下图纸,这样大型的项目,图纸自然是要一遍一遍的改,一遍一遍的过。

反复的改,改到没有任何瑕疵才行。

乔力开的车,可能考虑到我脸色略显苍白,他将车子开的很慢。

我靠在靠椅上,闭目养神。

“木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乔力突然开口。

我睁开眼睛,看了看他微笑道:“你说。”

乔力像是斟酌了一番,才道:“你跟秦总是什么关系,我觉得他好像在故意的为难你。”

我听了笑了笑:“不是他故意,而是他或许是习惯了吧。”

乔力不明白问道:“什么是他或许是习惯了。”

我说:“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一个小设计师,怎么突然空降秦氏,还做了这么重要的工作,不仅如此,办公室还跟秦牧森挨在一起。”

乔力听了我的话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是觉得挺奇怪的,感觉你跟秦总像是认识很多年了。”

我呵呵一笑:“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和他算作世仇吧!一言难尽就不说了,总之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

我不想再说什么,乔力也不好在问什么。

我们到了工厂后,乔力和我拿着厚厚的一踏图纸,边看边说,说下各自的意见,起初是乔力一人再说,我没说,怕自己学艺不精,说出来的意见没什么用。

乔力鼓励我,我就说了些。

改了几间厂房后,乔力对我说:“木子,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女设计师,学东西很快很聪明。”

“你过奖了,我也只是在班门弄斧而已献丑了。”我说。

对于别人的夸奖我有些不好意思,我学东西是很快,因为我没有时间去花大量的时间去学,我读高中要打工要挣钱养自己,付学费,别人在学习时,我在打工,所以在上课时,我的注意力会高度集中,久而久之,我学东西就变的很快。

还有几间厂房的图纸要修改时,我人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走着走着,眼前一片黑。

我就听乔力焦急的在叫着我的名字:“木子木子,你怎么了。”

好像还听到了秦牧森的声音,他大声儿的质问乔力:“她怎么了。”

乔力说:“不知道。”

之后,我连听觉也没了,彻底的昏过去了。

再次醒来,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充斥着我的鼻翼,我知道这是在医院。

奇怪的是秦牧森却坐在我的病床边。

他的双眸嗜血,像是在隐忍什么巨大的怒气似得,他狠狠的盯着我,恨不得将我的脸盯出一个血窟窿似得。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晕倒吗?”他问。

我为什么会晕倒,我自己的身体我自然很清楚,引产不过几日就干了一天的工作,能不晕吗?

“秦牧森你想说什么?”我也懒得跟他兜圈子。

“孩子是我的?”秦牧森也直接开门见山。

我说:“是又怎样,我已经打掉了,你无需担心我会拿你的孩子作什么文章,我是不是很识相,秦牧森!!”

“嘭!”秦牧森的拳头狠狠的砸在我的枕头上,就在我的右耳旁,我的右耳都能听到拳风迅速刮过的声音。

我听见了秦牧森的指骨都在咯咯作响,他咧着唇开口,声音如刀子般剜着我的肉。

“识相??李木子三个月的胎儿已经成人型了,你是如何下的去这个狠手的!”

我看着他的愤怒,有些好奇,嗤笑出声儿:“秦牧森,你能告诉我你为何生气吗。我不太懂你如此愤怒的点在哪儿?”

说真的,我还真是搞不懂,他秦牧森为什么这么生气。

我这么听话的知道自己怀孕了,不知声不知气的就把孩子打给打了,没有拿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大做文章,他秦牧森应该很高兴才对啊!

为何要这般生气呢?

我不懂。

我刚才说的那句话,像是堵住了秦牧森的嘴巴,他捏紧的拳头看着我,半天没有回答上来。

不过倒是挺好奇的。

我说:“秦牧森你还回答我的问题呢?”

秦牧眼神冷冷的看着我,就这样看了好久,就在我觉得自己都要被他身上散发的冷气给冻僵时,他这人突然嗤笑出声儿:“我说是我的,你还就真的以为我相信你肚子里的种是我的?当时我可是亲眼看见你吃的药的,谁知道你最后又跟哪个野男人,做了什么苟且之事儿。”

秦牧森从椅子上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他嘲弄道:“我忘了,你有个浪荡的母亲,是不是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肚子里种是谁的?”

秦牧森又在一次的侮辱了我,侮辱了我妈,即使我心里已经愤怒的到爆炸,肚子也气的开始抽痛起来,我还是努力装出一副十分平静的样子,我扯了扯脸皮,对着秦牧森扬出一抹笑容:“秦总说的是,我自己都不清楚跟我行那苟且之事儿是人,还是狗,怀的又是谁的狗杂种。”

我觉得我死后应该是要下十八层炼狱的,我亲手杀了那个孩子,如今,还这样说他。

秦牧森坏,我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的话果然刺激到了秦牧森,我看见了他额边上那根青筋已经因为愤怒而暴起。

他突然伸手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通红的眸子恨不得要用眼神将我撕成碎片:“贱人就是贱人,多大依然还是贱人,从未变过一丝一毫。”

我没有挣扎,秦牧森的力道并不重,我还能开口说话,我的眸子与他的眸子交汇,我戏虐的笑着说:“秦牧森,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啊!不然我真的想不通,你为何要跟我这样纠缠不清。”

我的话音刚落,就见秦牧森有片刻的失神。

当然我不认为他还真如我所说,喜欢上了我,我认为他就是喜欢上男人也不会喜欢我,毕竟他厌恶恨我我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是快二十年了。

二十年,这是个多漫长的岁月啊!

二十年的恨意哪能一朝一夕就消失殆尽,就如同我对他的恨,刻入骨髓。

他刚才的失神估计是诧异我怎么会说出这种可笑的话。

果然,他松开了手,不屑道:“我喜欢你??呵呵……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是什么样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