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末世女配:我家囤了亿万物资 > 

第6章

第6章

发表时间: 2022-10-01 11:16:28

第6章

两人聊没几句,花云祥不得不去招待客人了,秦晓月也从他口中得知了花雅的方位。

她记下了花雅的样子,在花雅察觉到异样前先收回了目光。

左右也没事,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提前离开也不太好,她就去跟哥哥说了声,取了个楼上房间的房卡,就打算上楼休息。

看到她拿钥匙上楼,宴会另一个角落里,有个人影也快步走了。

电梯停在四楼,秦晓月才拐个弯,就慢慢停下了脚步。

前面是穿着一身礼服的黄欣。

黄欣走上前:“晓月,你不肯来我的宴会,我只好主动来找你了。这是我的庆生酒,我们关系这么好,你会喝的吧。”

说着,她递出一杯酒。

秦晓月攥紧拳头,她的异能现在还没有什么杀伤力,说不定用异能黄欣没事,她就先被送去做实验了。

而且黄欣是小说的女主,肯定不会这么容易就被解决。

但傻子都知道黄欣不怀好意。

她观察了一下周围,很好,这个地方正好是监控死角。

她一把夺下黄欣没有递出来的那杯酒,一口灌下,然后将杯子倒转:“我喝完了。”

“你!”黄欣气急败坏,然而看到双颊酡红双眼迷离的秦晓月,她不由惊讶,“你醉了?”

秦晓月只是觉得脑袋有些晕,意识还在,但听到黄欣的话,她还是晃了晃身子,一副站不稳的样子,口齿不清道:“你不喝?”

黄欣冷笑了一下:“早知道你这么好对付,我连下药都省了。”她扶着秦晓月进了电梯,拿出了两张房卡,从里面拿出抽出一张,另一张放回小手包。

秦晓月看清了房卡房号,是501。她突然把黄欣按在轿厢上,一只手固定住黄欣的下巴,把加了料的酒灌进去,又趁她不注意,把她收好的房卡取走,将501的房卡放进手包。

电梯在五楼停下,找不着北的黄欣跌跌撞撞地走出去。

秦晓月脑袋开始也发昏,踉踉跄跄地走进电梯,手不知道按到了哪楼,电梯开始上升。

她眼前模模糊糊,意识也开始陷入昏沉,身上又莫名觉得燥热。

以她仅存的理智,再结合书里的剧情,她大概推出了是什么状况。501里有黄欣给她准备的几个男人,而黄欣带来的那两杯酒,一杯的药是黄欣下的,而她刚才抢过来的那杯,恐怕是落家老爷子撮合黄欣和落尘的手段。

大意了。

秦晓月靠在电梯角落,门一开,把外面等着的年轻男人吓一跳。

他看清秦晓月,惊讶道:“是你?”

秦晓月抬眼望去,看到一个眉眼精致的男人:“你是谁?”

“我叫萧晨,刚回国,是萧严的双胞胎哥哥,他经常跟我提起你,给我看你的照片,你本人看起来比照片好看多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对你的感情,我好像也有。”萧晨把秦晓月扶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第一次见面就这么说太冒昧了。”

秦晓月很难受,虚弱地摇摇头。

萧晨似乎才看出来她不舒服,扶着她担忧地问:“你怎么了?”

秦晓月定定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浑身无力地挂在他身上,道:“被下药了,快去你房里。”

反正萧晨长得不赖,她不亏。

等秦晓月从迷失中醒来时,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天知道哥哥他们找不到她会急成什么样子。

原来的衣服已经皱了,不过旁边放着一身干净衣服,秦晓月直接换上了,打理了自己一下,没管还睡着的萧晨,就回到三楼去了。

三楼的人都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兴奋地谈论着五楼的事情,秦晓月还没听个仔细,秦晓东就已经急急地走到她面前了:“月儿,你跑哪儿去了,我派了好多人出去找你。”

“哥哥,我没事,就是找地方睡了一会儿。”秦晓月有点庆幸那个家伙没有咬人的习惯,要不然哥哥这关就不好过了。

秦晓东把她拉到了一边,小声地问道,“五楼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吧?”

花家老爷子似乎很生气,要是妹妹插手了,这事就不好解决了。

秦晓月装出一副疑惑的样子:“哥哥,什么事情?”

“你的衣服怎么换了?”秦晓东发现了异样。

“我在四楼休息了一会儿,衣服皱了,就换了一身。”秦晓月笑眯眯地说道,“哥,你还没有跟我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黄欣跟男人搞在一起了,听那男人的话,他是鸭子,是黄欣把他们叫去的,还付给了他们五万。”

秦哓东觉得这件事情很奇怪。

黄欣一心想嫁入落家,怎么可能做这件事情?但事情就偏偏是这样的,而且她手机上也确实有打款记录,而且还是在宴会开始前交易的。

黄欣睡了男人还不承认,硬说是跟落尘同处一室。然而落尘在落老爷子准备的房间里昏睡,从头到尾都没人进过那间房,令人震惊的是,落尘那间房的副卡,最后竟然被酒店的人在电梯里捡到了。这要是落到不怀好意的人手里,落尘今天恐怕要遭。

落老爷子本来想给黄欣一次机会的,看黄欣事情都做不好,不仅丢了人还想讹他的孙子,他大发脾气,把黄欣丢了出去。

黄欣嫁入落家彻底是没希望了。

秦晓月问:“黄欣就没说别的吗?”

“被丢出去的时候说记不清怎么回事了,她本来是想去找落尘的,落老爷子没有理会她。”

秦晓月松一口气。

看来黄欣给她准备的药里还有什么别的东西,让人记不清事。好在她没喝,不然今天她就要被黄欣毁了。

宴会终于快结束了,秦晓东跟他的朋友们道别去了,秦晓月在角落里静静地坐着。

这时,花雅朝着她走了过来:“总算看到你了,你一直躲在角落里不敢见人,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秦晓月看周围也没有别的什么人,便直接道:“你是疯狗吗?怎么到处乱咬人?”

花雅一听秦晓月的话,顿时怒了,“姓秦的,说起来我也是你的长辈,你竟然敢骂我?”

花雅的声音太大了,在远处的安宁都听到了,看到花雅欺负的人是自己的外甥女时,她皱着眉走过去:“花雅,我警告过你,不许欺负月儿!”

秦晓东几人也走了过来,花雅见讨不了好,气得转身就走。

秦家这丫头怎么回事,以前从来都不敢顶嘴的,今天竟然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下了面子。

安宁还得去送宾客,安慰了秦晓月几句就走了。

秦晓东问:“月儿,你没事吧?”

秦晓月摇摇头:“没事,我们先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