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前夫,求抱抱 > 

第6章

第6章

发表时间: 2021-04-23 15:10:03

第6章

见她伫立了少倾,秦管家笑道:“这是姚小姐,少爷以前的未婚妻。”

姚兮睫毛微颤,收回了视线,“为什么现在还挂在这?”

“可能是少爷念旧吧。”秦管家打开了话匣,“当年少爷和姚小姐十分恩爱,不知怎么,姚小姐就走了,这些年了无音讯。”

姚兮没有答话,指尖紧扣进木质扶手缝隙里。

原来旁人的眼里,是她不辞而别?

绝情的男人反而是情深义重?

楼上呈环形,将大厅圈禁,走在过道上就能俯瞰整个厅堂。

一扇雕花的大门前,秦管家驻步,抬手不轻不重的敲了三下,“少爷,凌小姐到了。”

“进来。”低沉磁性的嗓音,随意慵懒。

随着大门推开,姚兮屏住了呼吸。

热气迎面扑来,展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近百平米的浴室,贴窗是氤氲升腾的浴池,男人**着身体浸在水里。

秦管家鞠躬退去,姚兮杵在门口,无所适从。

顾辰生就在那里,光洁的臂膀泛着淡淡光泽,精致冷峻的面庞似上帝最完美的雕刻品,细碎的发湿润的贴在鬓角额头,掩住了那一对斜飞凌厉的眉宇。

半晌没动静,他凤目斜斜的扫了门口一眼,“进来,耳背?”

姚兮回过神,拖沓着步子靠近,“顾先生,您在沐浴,我是不是该......”

‘退避三舍’还在舌尖未落,顾辰生勾起一侧的唇角,似笑非笑:“营养师也算医生一类,医生眼中无性别,难道凌小姐学艺不精。”

“咳咳。”姚兮脸上微微带了潮红,清咳两声掩饰心虚,“确实学艺不精,顾先生如若不满意的话,要不我推荐别的营养师给您?”

“不必了,就你。”顾辰生敛了眼帘,修长的指骨扣住酒杯,杯子里的威士忌随着他细微的动作而晃荡。

姚兮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也用她?看来第一招不管用。

“顾先生,需要我为您做什么?”

总不能是让她静静在一旁看他沐浴吧?

“过来。”他呷了口酒,放下杯子,“架子上有润肤油。”

墙边的架子上,挂着各种毛巾,摆放着一列列沐浴露洗头膏,润肤乳,精油......

“顾先生,您的润肤油。”她半蹲下在他身侧,双手奉上。

“嗯。”顾辰生并没去接,闭目养神的靠着浴池,双臂自然展开搭在两侧,“你来给我擦。”

“......”

姚兮蓦然怔住,热气染红了脸。

从上往下的角度,恰好能看到他浸泡在水中的身体......

她尽量不去看不该看的,倒出润肤在掌心,糅合后贴在他肩头,轻轻擦拭。

镯子时不时的碰触着他的肌肤,顾辰生掀了掀眼皮,瞥过去,镯子上的宝石光泽清透,每一颗都是稀世珍宝。

“听说凌霄国际面临破产,没想到还有闲钱置办这么名贵的首饰。”顾辰生不咸不淡的一句,覆在肩头的手不着痕迹的一滞。

姚兮心下慌乱,她倒是想把这镯子取下来,但扣上镯子的那一天,他就说过:绝无仅有,专属尺寸。恰好比她手腕大上几号,要取只能斩断,价值数千万的东西,谁舍得将它化作一堆齑粉。

“前几年从市场上淘来的,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姚兮胡扯,接着为他擦拭。

他从小养尊处优,皮肤细腻光滑,泡澡后湿湿润润的,手感奇佳。

“三年多不见,说谎的功夫渐长?”

姚兮凝住,脑子宕机。

忽然手腕被擒住,身子往前一倾,来不及思考,温热的水便将她淹没。

“救......救命......”

惊恐占据了她的心,溺水的她胡乱拍打,试图站起,脚下打滑,又一次沉了下去。

顾辰生薄唇勾起,顺势一拉,就将她带到怀里,反身把她压在浴池边沿。

姚兮浑身湿透,吐出了一口洗澡水惊魂未定,眼角爬上恐惧,“顾先生,你要做什么?”

“顾先生?”顾辰生眸光一点点转冷,扼着她手腕用力了几分,“姚兮,你该叫一声老公听一听,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