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三宝逆天宠:渣爹,离婚吧! > 

第三章 你欠我的

第三章 你欠我的

发表时间: 2022-10-02 12:45:29

第三章你欠我的

唐攸握紧了拳头,平静地迎着男人矜冷的目光。

五年了,他一点没变。

那张脸,依然犹如天神,高不可攀。

难怪海城人人说她是草鸡变凤凰。

是啊,她也觉得自己很丑很卑微,所以自轻自贱地为他付出了十二年。

可又怎么样呢?

依然没能将他那颗凉薄冷酷的心捂热。

唐攸微微抬起下巴。

江烨,你欠我的,也该还了!

江烨目光冷淡地在唐攸脸上扫过,很漂亮的一张面孔,眼睛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他语气一贯地疏冷,“你打的她?知道后果?”

唐攸语气轻嘲,“得罪了江氏是没什么好结果,毕竟,有钱人总觉得自己可以为所欲为。”

江烨对伶牙俐齿的女人一向没什么好感,“既然你知道江家,那也应该清楚,江氏的律师团有着足够的能耐,将你送进监狱。”

“只是送进监狱怎么行?今晚江叔叔就要宴请那位儿科名医,我被打成这样,还怎么见人?我要让她也尝尝被毁容的滋味!”

岳珊珊嚣张惯了。

这还是她来到海城之后第一次吃瘪。

她必须要这个**知道,惹了她,将要承受多么可怕的后果!

唐攸眼眸微转,看向江烨,“江家这种态度,我是要考虑一下是不是去赴宴了。”

江烨没打算在这件事上浪费时间,可听到唐攸的话时,眼眸却微微地眯了起来。

岳珊珊还没反应过来,愤愤冷笑,“你算什么东西,江家怎么可能请你赴宴......”

话音刚落,就被江烨冰冷的声音打断。

“你是唐攸?”

江小御三岁那年得了一场恶病,之后双腿就无法正常站立了,问题更大的是,小御不知为何患上了严重的幽闭狂躁症,只要病情发作,不见血不罢休!

江家名医请来不少,但小御的病情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加重了。

江家上下不得不寄希望于这位从瑞士来的名医。

所谓名医,竟辱臭未干?

唐攸不是没看到男人眼底的轻视。

即便他隐藏得很好。

唐攸捏紧拳头,声音却很平静。

“是我。”

江烨盯着唐攸的视线,多了一分的审视。

难怪这女人从头到尾如此从容不乱,原来是早有预谋。

“你就是我们重金请来的儿科医生?”岳珊珊不淡定了,她怎么能容忍一个狐狸精每天围绕着江烨转,“拿了我们的钱,还把主人家打了,你可真是个好奴才!”

岳珊珊毫不掩饰的敌意让唐攸弯起嘴角。

看来岳珊珊对江烨也没那么的相信。

“原来被聘进江家是给江家做奴才,江家女主人的架子可真大。”

“她算什么江家女主人!”

唐攸话音刚落,一道怒喝声就从门外传来。

岳珊珊看到门外大步而来的江守城时,脸色一下子变了。

江守城很不喜欢她。

这也是她最恼火的地方。

她兢兢业业地孝敬他五年,还给他带来一对孙子和孙女,这老不死的竟然把早就死透的唐悠悠当成准儿媳,把她当外人!

江守城无视掉岳珊珊径直走到江烨面前,手里的拐杖重重敲击地面,“唐医生是我舍了老脸亲自请来的,你是不是也要把老子送进监狱!”

江烨面上不辨喜怒,只微微地扬了下眉梢,“每个家庭医生被赶走前,你是不是都要这么护着?”

江守城老脸一虎,“放屁!”

再转过身看向唐攸时,立刻换成了笑脸,“唐医生,实在抱歉你受惊了,我已经让庄园准备好了晚宴,快请吧。”

唐攸神色疏离,“江老客气了,一场误会而已。吃饭就不必了,改天吧。”

唐攸没打算在这里跟他们耗,却很有挑衅意味地盯了岳珊珊一眼,扬长而去。

江守城气了个半死。

他好不容易邀请来的名医,居然就这样被岳珊珊给得罪了!

“你这种女人根本不配做孩子们的妈!”

岳珊珊被唐攸那一眼看得极端不舒服,可此刻却也来不及多想,着急着辩驳,“江叔叔,是她打我,您怎么还骂起我来了?”

“你给我住口!”

江守城用力地敲了敲拐杖,“江烨,这个唐攸你必须想办法给我请回来!否则,你好自为之吧!”

丢下这句话,江守城气冲冲离开。

岳珊珊快委屈死了。

“阿烨,难道我就白白挨打了么......”

岳珊珊双目含泪,看向江烨泫然欲泣。

江烨皱起眉头。

他对岳珊珊虽然没有什么感情,但岳珊珊毕竟给自己生了一双儿女,于情于理,他都要给她一个名份的。

但大前提是,他要跟唐悠悠走完离婚程序,才能将岳珊珊娶进门。

可这五年,唐悠悠就像是人间蒸发了。

为了逃避离婚,那女人把自己藏得十分严实。

难道,一个亿都喂不饱她的贪欲吗?

不知为什么,江烨眼前不由浮现出唐攸那张冷艳至极的脸。

一个念头不受控制的萌生了出来。

唐攸,唐悠悠?

世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吗?

这时,助理匆匆跑了进来,“江总,小小姐在机场失踪了!”

江烨目光一下沉了下去,视线骤然看向岳珊珊,“糖糖不是跟你在一起吗?”

......

唐攸上了车,才想起车上还藏了个小甜甜。

她似乎忽略了一个问题。

“宝贝,你是一个人来的机场吗?”

江糖糖趴在车窗上往外不知道在看什么,听到唐攸说话,才转过身来,奶声奶气地回答:“是恶魔切茜娅带我来的。”

唐攸心想,这个“恶魔切茜娅”到底给孩子留下什么阴影了,怎么会让孩子这么害怕?

算了,反正她要陪着糖糖回家看她哥哥的,干脆直接把孩子送回家好了。

“你知道自己家地址吗?”

点头。

“那你知道妈妈电话吗?”

点头。

“要不要给妈妈打电话说一声呢?妈妈发现你不见了,会着急的。”

江糖糖一脸恐惧地摇头,“切茜娅会骂糖糖的,她还会用很细的针,扎糖糖的背。”

唐攸神色严肃。

“恶魔切茜娅”竟是糖糖的妈妈?

“你爸爸知道吗?”

江糖糖眨了下眼睛,“爸爸很忙,糖糖不想让爸爸担心。”

唐攸心疼得不行。

这么懂事的孩子,孩子母亲怎么忍心虐待?

她得给这对父母上一课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