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三宝逆天宠:渣爹,离婚吧! > 

第四章 唐悠悠,你玩够了吗?

第四章 唐悠悠,你玩够了吗?

发表时间: 2022-10-02 12:45:29

第四章唐悠悠,你玩够了吗?

警局休息室。

江烨脸上仿佛能结出一层寒冰来。

岳珊珊语无伦次的解释,“我明明是拉着糖糖的,没想到一转眼她就不见了,阿烨,你知道她总喜欢藏起来让我们找不到的......”

江烨语气薄凉,“要是糖糖出事,你也不必留在江家了。”

岳珊珊脸色顿时变了。

她含辛茹苦五年,江烨怎么能这么对她!

这时,沈从挂了电话,“江总,小小姐已经回澜庭平墅了,不过......”

“不过什么?”岳珊珊上前一步,提心吊胆地催促,“沈助理,你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快说呀!”

沈从古怪地看了她一眼,“不过,好像是唐攸送回去的。”

“唐攸!又是她!”

岳珊珊气到发疯,“阿烨,她打我骂我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拐走了我们的女儿,我现在就去报警把她抓了!”

可她话音没落,江烨就已经大步地走了出去。

......

澜庭平墅。

江糖糖踮着小脚丫开了密码锁,开心地拉着唐攸的手进了门。

保姆看到江糖糖,大吃一惊:“糖糖小姐,您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江糖糖不喜欢这个保姆,嘟着小嘴:“明明是拉斐尔跟我两个人一起回来的!”

保姆神色不善地打量了唐攸一眼,“小小姐,你可别被人骗了,想利用您跟小少爷来接近江先生的人,那是一抓一大把!这女的,一看就是个狐狸精!”

“江先生?”保姆的称呼让唐攸皱起了眉。

保姆一脸鄙夷,“你就装吧,你敢说自己不知道小小姐的父亲是江氏的总裁?”

唐攸眸色微黯。

难怪她觉得江糖糖眼熟,原来竟是江烨跟岳珊珊的女儿。

老天爷可真是会跟她开玩笑!

“不许你这么说拉斐尔!你让开,拉斐尔是我请来的贵客!”

江糖糖小手用力地去推保姆,却没推动。

唐攸一把将保姆给推开了,“好狗不挡道,听不懂吗?”

保姆被推的一个趔趄,气冲冲地指着唐攸,“你等着!”

“拉斐尔,你别怕,糖糖会保护你的!”

江糖糖拍了拍小胸脯,很有义气地开口。

看着江糖糖那张稚气可爱又讨喜的小脸,唐攸蹲下身,轻轻捏了捏糖糖的小脸,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原来,五年前她日夜期盼着回家的那个男人,一直跟岳珊珊躲在这个温柔乡里。

唐攸的视线落在墙上。

墙上挂满了岳珊珊精修的美照,可在她的一堆美照中间,却挂着一张放大的唐悠悠的大头丑照。

因为照片放大,她脸上的那块烧斑更明显了,对比之下,岳珊珊就像是天仙下凡!

唐攸冷笑。

这对狗男女当着前妻照片恩爱苟且,是觉得很**吗?

“拉斐尔,你在看什么?”

江糖糖软软的小嗓音传来。

唐攸回神,然后蹲下身来柔声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个人罢了。”

她抬手,刚想捏捏江糖糖可爱的小脸,就听门外传来尖叫。

“唐攸,果然是你!”

岳珊珊冲进门,一眼看到客厅里讨好着江糖糖的唐攸,愤怒一下子冲昏了头,抓起保姆手里的热茶壶,就往唐攸头上浇了过来。

唐攸正蹲着跟江糖糖说话,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下意识地偏开头,可滚烫的茶水还是泼在了肩膀上。

滚烫的温度让唐攸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抬头,眼底弥漫着森寒的冷意,“岳珊珊,我给你脸了?”

岳珊珊指着唐攸额头,“**!这是你欠我的!”

看着岳珊珊无比狰狞的面孔,江糖糖突然大哭起来。

“哭什么哭!什么**都往家里带,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小畜生!”

岳珊珊色厉内荏破口大骂,

这个死丫头,枉她辛辛苦苦养了五年,不和她亲就算了,才一会的功夫,居然跑去跟唐攸亲!

那个**生的种,都是白眼狼!

保姆见机跟着添油加醋的告状,“少夫人,就是她拐骗了小小姐闯进家门,还想勾引先生呢!”

“少夫人?

唐攸讥嘲,“据我所知,江先生跟他的这位前妻,还没离婚吧?”

这句话,就是在扎岳珊珊的心。

“她死了!”

岳珊珊咬牙,阴冷地盯着唐攸,“这就是跟我抢男人的下场!”

保姆忙拍马屁,“唐悠悠丑的跟鬼一样,怎么能跟少夫人相比,提鞋都不配!”

“别拿我跟那个死人比!”

岳珊珊根本不想提唐悠悠,“把这个**给我轰出去!”

话音刚落,冷冷的声音就自门外传来——

“唐悠悠,你玩够了吗?”

“......”

正发疯的主仆同时陷进诡异的安静中。

而后,岳珊珊猛地向唐攸那张脸盯去。

江烨竟叫这**唐悠悠?

怎么可能!

那个**就算没死,也不可能变得这么漂亮!

唐攸眼风凉凉地扫向门外。

自带低气压走近的男人,冷面白皮,生就的薄情样。

一米九的高大身躯一出现,空气都变得拥挤起来。

难怪岳珊珊这么肆无忌惮,原来撑腰的也来了!

岳珊珊见唐攸愣住,突然扬手狠狠地甩了唐攸一个巴掌。

唐攸被打得脸颊一偏,嘴角就出了血。

岳珊珊却捂住脸大哭起来,“阿烨,她又打我,这还没进家门呢,就敢这么嚣张,叫我怎么放心把糖糖和小御给她照顾啊?”

江烨沉着脸走了进来。

冷冰的视线沉沉地盯了唐攸一眼,却没有理会大哭的岳珊珊,转而冲江糖糖招了下手。

“糖糖,过来。”

“爸爸!”

一见江烨,江糖糖立刻扑到男人怀里。

冷酷如山的男人在抱住女儿的刹那,目光才变得温柔,“怎么哭了?”

江糖糖抽噎,“妈妈跟拉斐尔打起来了......”

岳珊珊愤声道:“阿烨,根本是她先动的手,糖糖和保姆都可以作证!”

江烨这才冷冷地抬眸,瞳色幽深,“唐攸,你是不是要给我一个解释?”

唐攸手背落在嘴角。

同是骨肉,糖糖哭一下他就心疼得不得了,可对小宝,他就能痛下杀手!

这样亲疏两极的男人,会相信她的解释?

唐攸擦去嘴角的血丝,“糖糖,你有看到刚才是谁先动的手吗?”

让一个孩子指认自己妈妈是不太可能的,但孩子也是最不会撒谎的。

她只需要江糖糖承认不是她先打的,就足够。

江糖糖歪着小脑袋,一瞬不瞬地看着唐攸,不知道在想什么。

“糖糖,你说实话,唐攸是不是打妈妈了?”

岳珊珊压低了声音威胁。

江糖糖最怕她。

只要她瞪眼睛,江糖糖就不敢有一丁点的反抗。

她就不相信这死丫头敢说实话!

果然,江糖糖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怯怯出声,“爸爸,是妈妈先动的手!”

岳珊珊冷笑一声,“阿烨,听到没有,糖糖说是......”

话没说完,岳珊珊就变了脸,“江糖糖,你胡说八道什么!”

江糖糖吓得一个激灵,立刻又缩回到江烨怀里。

岳珊珊气的要死,一抬头,却触碰到江烨无比冰冷的视线,心里咯噔一下。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

江烨最恨欺骗!

“你们先出去!”

“阿烨......”

岳珊珊还想解释,却触到江烨冰冷的目光,不甘心的闭了嘴,恼火的摔门而去。

一旁的保姆,更不敢久留,也灰溜溜的跟着岳珊珊离开了。

唐攸是在赌江糖糖不会撒谎,但没想到小丫头会大义灭亲,供出自己妈妈来......

正胡思乱想着,江烨忽然站起身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高大的身躯如同一片乌云,突然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