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三宝逆天宠:渣爹,离婚吧! > 

第五章 江先生是想说,我很像你前妻?

第五章 江先生是想说,我很像你前妻?

发表时间: 2022-10-02 12:45:29

第五章江先生是想说,我很像你前妻?

直到男人在她面前一步处停下。

唐攸定了定神,迎着江烨的目光抬起眼波,“江先生,我应该不用再解释什么了吧?”

“这张照片,不解释一下?”

江烨抬手,指尖夹着的照片就掉了下来,落在桌子上。

唐攸扫了照片一眼,目光瞬间转深。

那张照片就是墙上挂着的大头丑照,只是丑照脸上狰狞的烧斑被P了去,变成了光洁无瑕的脸。

那张脸,拘束自卑,神情间都是愁绪,精神状态跟现在的唐攸判若两人。

可眉眼,极像。

但也只是像而已......

唐攸小指蜷曲,面上却不动声色,“江先生是想说,我很像你前妻?”

顶着男人可怕的视线,唐攸摊了下手,“但很遗憾,江先生认错人了......”

江烨目光如鹰般凝盯着唐攸,“你怎么知道她是我前妻?”

唐攸压制住狂乱的心跳,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没有异样,“没有p之前的照片就挂在墙上呢,裙子都一样......坦白说,我看到您前妻的模样也很吃惊,这世上竟然有人跟我长得这么像。”

江烨却露出一抹让人惊恐地嗤笑,“唐攸,说谎是要付出代价的。”

“江先生,没有证据的污蔑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江烨就算有能耐查她的底细,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查到。

何况,有人也不会让他查到。

想诈她?

还以为自己是以前那个卑微胆小的唐悠悠吗?

突然,剑拔弩拔张的气氛被一连串的微信消息声驱散。

唐攸直接避开江烨的气息压迫,看了眼手机。

陆然混不吝的语音传来——

【我跟小宝回海城了。】

【什么时候有时间?你后宫群的男友们已经迫不及待地要给你接风洗尘了!】

唐攸眼睫微闪,收起手机,扬声道:“江先生,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做,就不奉陪了。”

江烨冷嗤。

重要的事就是见后宫群的男友?

江守城就找了这么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来给孩子们做家庭医生?

想到这个女人还有可能是唐悠悠,江烨脸色更不好看了。

确实,一张照片证明不了什么。

可这世界上还有一种改头换面的神技——整容。

而他,从不相信巧合。

江糖糖见唐攸要走,立刻将她抱住,“拉斐尔,你不陪糖糖去看哥哥了么?”

看着江糖糖圆嘟嘟的小脸,唐攸只叹江烨跟岳珊珊何德何能,竟然生了这么个可爱的女儿。

唐攸蹲下身,安抚道:“阿姨答应你的事怎么会食言呢?阿姨今天还有事,改天再陪你去看哥哥好不好?”

江家要去,可不是现在。

江烨对她充满了怀疑,要是再上赶着去江家,只会适得其反。

江糖糖眼眶红红的,“那我们拉钩钩好么?”

唐攸轻笑,“当然可以啦。”

说着,她轻轻的勾住小丫头的小指,郑重其事的给小丫头盖了章,这才看向江烨,好心提醒:“江先生有时间在这里猜忌,不妨给自己女儿好好的检查下身体!”

“什么意思?”江烨凝眉。

江糖糖一直是岳珊珊在照顾,如果江糖糖身体不舒服,岳珊珊也会告诉他的。

唐攸将积蓄在胸口的一股子郁气吐了出来,“江先生,你是真的眼瞎心盲。”

丢下这句话,唐攸扬长而去。

江烨脸色一黑。

这世界上,胆敢指着他骂的人不多了。

这女人,胆子不小!

他偏首,冷冷道:“沈从,给我好好地查一查唐攸。”

目光又看向江糖糖,“另外,找个女大夫过来,给糖糖检查下身体。”

楼下。

岳珊珊越想越恨。

她怎么都不能相信,唐攸居然是唐悠悠。

一旁,保姆忍不住嘀咕,“少夫人,那女的要真是唐悠悠,那你跟先生的婚礼......”

“住口!”

岳珊珊咬牙呵斥,“无论如何,唐悠悠必须死!”

唐攸出了大堂的门,轻轻地松了口气。

即便做好了心理准备,可真的面对江烨时,她还是有些紧张。

刚要上车,岳珊珊上前一步就挡在了她面前,“你到底是谁?你以为跟唐悠悠长得像就能勾引阿烨了?别做梦了,他根本不爱那个女人,阿烨爱的是我!”

唐攸懒得跟她多嘴,“让开!”

“被我说中了?你这个妄想插足我跟阿烨感情的**!”

岳珊珊抓起手机就朝唐攸脸上砸去。

唐攸一把抓住,反手狠狠地砸在了岳珊珊的脑袋上。

岳珊珊痛得尖叫一声,头晕目眩地捂着头就蹲到了地上。

唐攸上前,一把揪起岳珊珊的衣襟,杏眸阴寒地盯着她。

“江烨还没离婚,你就未婚先孕登堂入室,到底谁是**?

下次见到我躲远点,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懂?”

扔下这话,唐攸嫌弃地推开岳珊珊,弹了下衣袖,扬长而去。

岳珊珊顶着满头包,气到发疯。

“唐攸!我跟你没完!”

......

楼上。

江烨冷着脸听着女医生的检查报告:

“小小姐身上发现了十七个针孔,这还不包括已经愈合的。现在,小小姐已经产生了应激反应,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都受到了严重伤害。身体上的伤好治,可心理上的创伤就很难愈合了,再不尽快治疗的话,这种心理阴影恐怕会影响小小姐一生......”

“针孔?”

江烨凉薄的语气里,瞬间有了杀气,“确定吗?”

这时,熟睡的江糖糖突然惊醒大哭。

“不要扎糖糖......糖糖会乖得......呜呜......”

江烨连忙将小丫头抱了起来安抚。

泪眼朦胧的江糖糖却在看到门外出现的人时,受了巨大惊吓般,小脸惨白地缩到江烨怀里。

江烨目光阴冷,顺着江糖糖的视线往门外看去,却见岳珊珊与保姆正站在门外。

看到这一幕的岳珊珊像是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整个人都清醒了。

如果被江烨知道自己用针扎过糖糖,她死定了!

她突然回手,一个巴掌恶狠狠地抽在保姆脸上。

“果然是你干的!”

保姆直接被打懵了,捂着脸委屈,“少夫人,你在说什么啊?”

岳珊珊阴恻恻咬牙,“你敢说你没有趁我不在的时候用针扎糖糖?”

保姆冤枉死了。

她怎么敢啊!

岳珊珊却不听她解释,转身看向江糖糖道:“糖糖,你别怕,妈妈现在就把这个女人给赶走,她是不是还欺负了拉斐尔不让你们进门?”

江糖糖害怕地看着岳珊珊,小小的身子直往江烨怀里躲。

“保姆干的?”

江烨看着怀里的女儿,音质低沉的轻声询问。

江糖糖想到保姆确实欺负了拉斐尔还不让拉斐尔进门,就点了点头。

江烨看死人一样,视线扫向保姆,“丢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