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三宝逆天宠:渣爹,离婚吧! > 

第六章 当年那场手术,你死也不能走漏消息

第六章 当年那场手术,你死也不能走漏消息

发表时间: 2022-10-02 12:45:29

第六章当年那场手术,你死也不能走漏消息

保姆吓惨了。

“先生,我什么也没做啊!”

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害小小姐啊!

但冲上来的人根本不给她再说话的机会,拖麻袋一样的,将她从房间里拖了出去。

看着那几人粗暴的样子,岳珊珊不由地松了口气。

可下一瞬,江烨冰冷的声音就从耳侧飘了过来,“你确实不适合做两个孩子的母亲。今天开始,糖糖我会带回庄园照顾,你不要留在她身边了。”

岳珊珊心里拔凉。

江糖糖跟着她留在澜庭,江烨偶尔还会来一次。

要是江糖糖被带回庄园,她不是更没有机会见江烨了吗?

“阿烨,我是孩子们的亲生母亲啊,唐攸那种货色都能见我为什么不能?

唐攸根本没安好心,她就是想插足我们的感情,抢走我们的孩子!”

江烨不悦,狭长的眼眸扫向岳珊珊,冷漠万分:“是你的,谁能抢走?除非,孩子根本不是你的。岳珊珊,你好自为之吧。”

岳珊珊一下闭了嘴。

直到江烨身影消失,她才恨恨地拨通一个电话:“当年那场手术,你死也不能走漏消息!”

......

二十分钟后,面包车停在临弯一品的一栋别墅前。

司机将行李箱给唐攸拿了下来,恭敬出声,“小姐,一切小心。”

唐攸微微颔首,没有多说,就让司机先走了。

她没有急着进去,只是转身,看着不远处掩映在一片苍翠中的小白楼,微微抿起了嘴角。

那是属于母亲的财产。

七岁那年,小白楼突发大火。

她被困在仓库里出不来,母亲不顾一切冲进火场将她推了出来,可自己却倒在了大火里,变成了一具焦尸。

她的脸也在那一场火灾里,毁掉了。

母亲死后,父亲就快速另娶,小白楼的女主人竟变成了母亲的好姐妹林秀娟。

而那个女人带来的儿子,不但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还是那场大火的罪魁祸首!

“住得可真舒坦啊。”

唐攸眼底冷光流动,嘴角却勾起一抹讥嘲的弧度。

属于母亲的,她会一分不少地拿回来!

唐攸敛去眼底的寒芒,转身进了别墅。

这栋别墅陆然一直空置着,她跟小宝一回来,就丢给唐攸娘俩住了。

唐攸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洗了个澡,换了身衣裳,去了趟附近超市。

回来路上,听到一阵吵闹声。

“唐钰小宝,我喜欢你是你的荣幸,你居然敢拒绝我!”

小宝?

唐攸抬头。

林荫道上,穿着粉色公主裙的小女孩正堵在唐钰小宝面前,一脸的趾高气昂。

穿着黑色背带裤白色短袖小衬衫的唐钰小宝很不爽,“你好烦啊。”

“你居然敢说我烦!”小女孩气得跺脚大哭起来。

唐攸不由乐了。

小家伙不赖嘛,才这么丁点大就被小女孩追着表白了?

可当她看到小女孩身后走过来的年轻男人时,脸色一下子冰冷下来。

岳陵川!

那个害她毁容,杀死母亲的凶手!

没想到这么快就跟他见面了!

岳陵川看到岳巧巧被欺负,正想教训唐钰小宝,可这时眼前突然一亮,就见一位绝世美女缓步走了过来。

岳陵川立刻收回踹向唐钰小宝的脚,装作很绅士的样子蹲下身问:“小朋友,可以告诉哥哥为什么要拒绝这位美丽的小公主吗?”

唐钰小宝英俊的小脸上堆满了嫌弃。

哥哥?

这男的一脸老相,确定不是退休老大爷?

唐钰小宝有些烦的手插裤兜兜,一脸傲娇地开口:“因为长得丑吧。”

岳巧巧被说丑,哭得更惨了。

岳陵川嘴角一抽,“你小子......”

巴掌还没招呼过去,轻柔的嗓音就从身后传来:“小宝。”

岳陵川被这声音酥得骨头都软了。

唐钰小宝却眼睛一亮,“唐小攸!”

说着,就朝唐攸扑了过来。

唐攸一把抱住小家伙的身子,轻笑道:“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陆大宝呢?”

唐钰小宝抬起脑袋,软声道:“陆大宝因为被狗咬又放了剧组鸽子,被经纪人叫走了,我想你嘛,就先回来了!”

岳陵川一脸惊艳地盯着唐攸。

原来这绝世美女跟唐钰小宝认识,难道是这小子的姐姐?

岳陵川仔细一看,长得还真挺像的。

他不由站起身,勾起一抹自认很帅的微笑开口:“这位小姐,虽说童言无忌,但你弟弟确实伤害了我妹妹幼小的心灵。不如我们加个微信,也好针对孩子的心理问题沟通沟通~”

看着岳陵川一脸发春的模样,唐攸挑了下眉梢,“你是?”

提起自己的身份,岳陵川立刻一脸的得意和骄傲:“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岳氏科技CEO的长子,当然也是岳氏科技未来的继承人岳陵川,海城江家掌舵人江烨你应该听说过吧?他是我妹夫。”

岳陵川笃定,只要自己亮出身份,就没有女人能不心动。

果然,唐攸亮出了二维码,微笑着说:“岳公子,我们来日方长。”

那一笑,差点把岳陵川的魂儿给笑飞了。

直到唐攸的背影消失,岳陵川才依依不舍地收回目光,看着微信上出现的微信名【给我一个吻】,头像则是一个妖魅的红唇女郎,抽着烟,隐在一片暗影里。

岳陵川抹了一把鼻血,在好友申请里写下岳氏科技继承人岳陵川几个字,还附上了一个红唇和亲亲的表情,才血脉喷张的发送了出去。

......

豪华奔驰商务车内。

陆然打着石膏的脚大刺刺地翘在前座上,刚准备打电话给唐攸,就看到微信上多了一条好友申请。

他点开一看,隔夜饭都差点呕出来。

岳陵川这孙子怎么加他微信了!!

还发这么恶心的亲亲表情!!

陆然打电话给唐攸,很不爽地吐槽,“也不知道岳陵川那个王八蛋怎么拿到我微信的,加我好友就算了,居然还给我发了一串恶心的亲亲表情,老子看起来很好这口吗?”

唐攸跟小宝刚回到家,闻言摸了摸小宝的脑袋示意他去玩。

小宝立刻踢了鞋子跑开,唐攸才淡淡出声:“哦,我给的。”

陆然脸色扭曲:“......靠!你损不损!我可是正经人!!”

唐攸走到阳台,漫不经心的,“人正不正经不知道,微信名是一看就不正经。”

陆然咬牙,“我那名是为了挡桃花的!!你这是逼良为娼!”

唐攸懒懒地靠在落地窗上,直接无视了陆然的控诉,“你不是要给我接风洗尘吗?明晚去华庭,把岳陵川钓来。”

“钓他干什么?”陆然皱眉。

唐攸目光看向远处的小白楼。

对付岳家,岳陵川是个好棋。

“好玩。”

说完,电话挂了。

陆然:“......”

他是犯在唐攸手里了!

打开微信,忍着恶心通过岳陵川的好友请求,岳陵川立刻发来一个贱兮兮的表情,【唐小姐,明晚有时间吗?媚眼·jpg】

陆然随手叼了根烟,地铁老大爷看手机的表情,茶里茶气地回了条信息——

【明晚八点,我要去华庭呢,回聊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