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玄学小撩精又又盯上季总啦 > 

第2章

第2章

发表时间: 2022-10-03 10:00:44

第2章

苏金雪喜笑颜开,拍着她的手说:“你放心,他肯定愿意。”

这时,大门被打开了,佣人们全都过去站成一排,恭敬的低着头,“少爷。”

轮椅上的人什么都没说,只是直直地看向这边。

看到他,林知宜不禁愣了一下,或许是长期坐轮椅的缘故,他很瘦,脸上更是棱角分明,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腿上盖着一条灰色的薄毯。

但紧接着,她的眼神就变了,嘴角也漾起了笑意。

太好了,终于见到这个香饽饽了!

外婆说过,他是紫微星转世,自己若是呆在他的身边修炼的话,一定会事半功倍。

虽然他现在浑身散发着一股黑气,但若是治好,灵气肯定会迸发出来!

“琰之,你回来了,快来见见知宜。”

“嗯。”季琰之应声。

两人的视线碰撞,林知宜笑意加深。

他微微皱了皱眉,刚才他就注意到那小姑娘一直在盯着自己看。

那目光......就好像是在看一只猎物。

让人很不爽。

“当初,玉清阿姨跟我们定下了这个婚约,婚书一式两份,这是我们的那份。”苏金雪打开一个小箱子,“既然知宜已经来了,那这婚约也是时候......”

季思佑立马大叫,“不行!我哥怎么能娶一个恶毒的神棍回来呢!”

“你回房间写作业去,李妈,带他上楼!”

“哼!”他不满地瞪了一眼林知宜,跟着去了。

季琰之眼神又深了几分,不知在想些什么。

“成年了吗?”他的语气很轻佻,让人心头忍不住泛起一股凉意。

“我已经二十周岁了,只是长得显小而已。”林知宜甜甜地笑着,才不管那么多,只要以后能挨着香饽饽就行。

气氛顿时又变得有些沉默。

苏金雪连忙开口:“知宜啊,你是不知道,当初要不是你外婆,琰之恐怕就危险了,你们两个的婚事也是......”

“我不同意。”季琰之打断了她,“我反对这门婚事。”

“反对无效。”

“妈,现在已经不是你们那个指腹为婚的年代......”

苏金雪完全不搭理他,拉着林知宜的手说:“知宜,你别听他的,他主要是太自卑了,你这么年轻貌美,而他不仅比你老七岁,现在还是个残废,所以才会说这种话,不过玉清阿姨当时也说,只要你们在一起,琰之一定会健健康康的,对吗?”

“阿姨放心,我会治好他的。”

毕竟只有治好了他,香饽饽才会真的香啊。

看到她的笑容,季琰之脸色更阴沉了。

她就这么想嫁给自己?

不惜对他们说谎?

“好好好,那真是太好了!”苏金雪喜上眉梢,连忙拍了拍季琰之的手,“你去帮知宜把行李送回房间,知宜就在住你对面。”

他拧眉,拂了拂腿上的毯子看向她,确定让自己......送?

“我自己来就行了。”林知宜起身,拿着行李箱说。

“徐洛。”季琰之开口。

他身后的助理立马走了过来,“林小姐,交给我吧。”

“那......多谢了。”说完,她自然地推着季琰之过去了。

看到这一幕,苏金雪不禁满意地点点头。

他们是从直升电梯上去的,出去后往右直走就是两人的房间。

停到房间门口时,季琰之突然开口:“这件事是不可能的,不必听我妈说的。”

林知宜随即看向他的腿,立马会意说:“你放心,要是不成,我把我自己的腿锯下来给你。”

说完,粲然一笑,拉着行李箱就先进房间了。

门口的两人同时愣住了。

季琰之紧皱眉头,看来她是铁了心要嫁给自己了。

进去后,林知宜打开行李箱,先将摆件放到了房间的各个位置。

随后打开双肩包,拿出了一个牌位放在了柜子上,又拿出一个小香炉,恭敬地跪在前面上了香。

......

林知宜下去的时候,苏金雪似乎刚打完电话。

“阿姨,我出去一趟。”她依旧背着双肩包,一副乖巧的样子,看上去就像个高中生。

“让琰之送你......”

“不用麻烦啦!”

说着,她就已经小跑出去了。

她打车到了一片古楼前,这里大多是一些古董店,店铺后面的一条街则是一些四合院。

走到最里面的一家,她上前敲了敲门,“有人吗?”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人,打量了她一下便问:“你找谁?”

“我是来找尚庆海的。”

他顿时皱紧了眉头,“我们老爷不在。”

说完就“砰”地关上了门。

林知宜不禁皱了皱眉,再次敲了敲门,“劳烦您联系一下。”

男人没好气的应了一声,“等着。”

门再次关上了,她忍不住撇了撇嘴,百无聊赖的在门口晃悠着,最后干脆坐到了一旁的台阶上,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

但一个多小时过去,那人还没出来。

林知宜不时的起来活动一下身体,但大部分时候,还是乖巧的坐着。

又过了一个小时,她正看着自己的脚尖发呆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轮椅。

她抬起头,欣喜的起身,“香......你怎么来了?”

“你在这儿干什么?”季琰之皱了皱眉,让徐洛把自己推了下来。

“我是来找尚庆海的,那个人刚才说会联系他,让我等等。”她不满的嘟哝着,“我觉得,若是我一直催促的话,好像也不太好......”

季琰之给徐洛使了个眼色,他立马上前敲门。

开门的还是那个中年男人,但这次看到几人,立马满脸堆笑,“季总,您怎么......”

“你们尚家就是如此待客的?”季琰之冷声开口。

“抱歉抱歉,我不知道这位小姑娘是季总的朋友,请进请进。”他连连说着,还忍不住擦了擦冷汗。

“走吧。”季琰之看向她,语气显然没有刚才那么冷淡。

她开心地笑了笑,立马一起进去了。

将他们安置在客厅后,那个男人就立马去打电话了。

“要是我不来,你就准备一直等下去?”季琰之转头看她。

“对啊,你怎么来了?”她自顾自地从包里拿出水杯,噙住了吸管。